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反钓鱼执法,揭暴计黑幕

最新更新请复制网址:http://blog.163.com/leiyz@126

 
 
 

日志

 
 

开学第一天,我去县城上访  

2010-01-06 11:32:53|  分类: 计生钓鱼黑幕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2009年9月1日)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按照十九年以来的常规,这一天我应该在学校忙碌。
  然而,今年的这一天,我却被迫去县城找县委书记上访。时间过得也快,在去年的9月3日之前,我可以说基本是生活在忙碌的愉悦之中。2008年的9月3日,是一个分水岭,因为我们章庄铺镇的计生办,在已经提前收取社会抚养费并开出正式收据、许可我生育第二个孩子,且我爱人已经怀孕近9月即将临产之时,突然通知我说孩子不能生了,必须马上无条件引产。惊愕之余,我提出要先退钱再引产,但他们根本不予考虑,更以停止工作相威胁,逼我就范。于是,事情就这样僵持下来了。
  2008年10月,我爱人生下了第二个小孩。这下子麻烦就大了。镇计生办、县计生局为了掩饰自己执法犯法“收钱放生”的错误,给县里领导打报告称我为章庄铺第一大刁民,他们不仅隐瞒了我2006年交钱的事实,还诬陷我这次生的是第三胎。于是,在2009年初的一次关于我的事情讨论的县长办公会议上,所有领导勃然大怒。想想啊:一个农村老师,违反计生条例,居然生了三胎,不开除怎能平民愤!于是,2009年3月,县教育局开除了我的工作籍;6月,县计生局更开出高达8万余的巨额罚单!
  想想一年来的遭遇,实在是感慨万千。一个普通老师,只是因为家中人丁单薄(我父母都是独子,我这一辈也只有一个大我19岁的姐姐),想生两个孩子,恰逢计生系统推行“收钱放生”,于是勒紧裤腰带凑钱购买了“二胎指标”,满以为遵循计生系统的游戏规则办事不会有错,谁知道却落得如此悲惨结局。而且现在差不多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难道只有学习杨佳、胡文海以暴制暴,才能洗涤冤屈吗?
  一大早再赴县城,打算去县委找领导反应如下情况:
  ①我生育二胎,固然我本不该有如此想法,但如不是计生局“收钱放生”的错误政策,即计生局不早在2006年就提前收取我的社会抚养费,就根本不会出现我的错误生育。因此,我生育第二胎的责任,不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
  ②我2008年生育第二胎后,计生局在给县长们的汇报中,不仅隐瞒了他们2006年“收钱放生”的事实,而且污蔑我为第一大刁民(不好意思,早些年我确实被评为公安县首届明星教师,但是这第一大刁民不知道是何时荣获的?也不知道我究竟“刁”了些什么?)
  ③计生局为了解脱自己的错误,更无中生有的诬陷我此次生育的是第三胎(这点请广大网友帮忙人肉一下,看我第二个孩子是哪一位?我情愿做亲子鉴定,找回我的第二个孩子。只不过我和我爱人只生育了2个,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哪位好心女子什么时候和我生的,也请计生局官员明示)。这样背景下的处罚是绝对过重的,难道领导们因为被蒙蔽而导致的错误结论也不可以纠正吗?
  ④计生局狡辩说多次退款我不要,请问从2006年3月到2009年之前,计生局派了何人、在何时何地来我家或者打电话通知我去退钱?或者何人何时给我所在单位领导知会一声?另外,计生局不是很会下通知吗,请问他们什么时候给我下过一张退款通知?事实上,我国讨钱无果的比比皆是,退钱不要的还很少听说。我只能说,计生局的这般狡辩,也只是词穷理屈。2009年8月3日,章庄铺计生办派人来退钱,我当然喜出望外,欣然收下了。可惜,这都是我孩子出生10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⑤用“收钱放生”百度一下,知道国家曾在2007年严查过这一计生系统的违法行为。不知道我们公安县计生局是如何严查这一违法行为的。要说不须“严”,只要一“查”,就能知道有一人2006年交了钱,到2007年还没生孩子,那么赶紧退款啊……可惜,一直到2008年9月3日,计生局没有任何人来通知我或者我单位的领导,说孩子不能生了,把钱退给我。
  可惜,在县委楼前被门卫挡住,说张万超书记不在。让我下午再来。我这官封的“刁民”不能不听门卫的指挥啊,只好退出来,在街上胡乱吃了点中饭。下午从2点等到4点,仍等张书记不至。万般无奈准备回家时,遇见陈立贵常委,于是赶紧反应情况。陈常委只是笑,说你的事情已经如此,现在谁一个人也不能为你作主。
  我说我的事情最初是周昌俊县长处理的,我想请周县长接访,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让领导们知道他们曾经受了蒙蔽。但是上次周县长接访前一天我打电话问信访局时他们说周县长出差去了,过了两三天再问时又说周县长已经接访了,是不是在有意避开我们。陈常委说那应该不会,他给信访局黄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说了我的事情。于是我又去信访局,找到那位黄局长,请黄局长告诉我周县长的接访日期。不过黄局长不肯说,只是让我留下电话,说到时候通知我。我说不要又像上次一样啊,如果几次三番这样的话,那难免有人不会学杨佳和胡文海了……虽然我一直不敢铤而走险!


 

  评论这张
 
阅读(731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